鹿小汐汐汐汐汐

事儿有点多。
忙死。
诶。

林方·相声体《锐哥为你扒一扒关于表面温雅内心皇豹的林大大二三事》

*名字乱起的。
*相声体,有不是那么温雅的林老师和动辄开车的锐哥
*有梗出,见文中星标及文末
*有……有毒
*已经ooc了大家随意看看就好,烤柿中的乱七八糟产物……
*如有雷同纯属默契
——————开始阅读,祝食用愉快!——————
方:感谢,感谢大家热情的掌声。
林:感谢观众朋友们对我们的喜爱。
方:诶,你听这掌声响的,噼哩啪啦的。
林:好么,搁这放烟花呢。
方:有的就直接一嗓子。
林:这怎么讲?
方:胡了!给钱给钱!
林:合着上这搓麻来了!
方:那位观众手气不错呀,又赢一把了。
林:去去去,别乱说话,好好来一遍。
方:好好好。感谢大家,感谢你们的支持,这掌声多么热烈,台下一片响亮的啪啪啪……
林:停!
方:我怎么了我,啪,怎么了?我干什么了?大家看看林老师这个人,啧啧啧……
林:咱上来讲相声的,正经点。
方:得嘞,感谢各位亲爱的观众!
林:多谢各位前来捧场。说的不好请您见谅。
方:多多包涵。这里作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方锐,站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搭档也是我的前辈,林敬言林老师。
林:老师二字不敢当,朋友们好。
方:今天由我来为大家表演一段对口相声。
林:大家……打住。那我来干什么来了?
方:噢噢噢,不好意思,少介绍了一张嘴。
林:好么,一张嘴。
方:两只眼睛四条腿。
林:你才青蛙呢。
方:扑通一声跳下水,啊~湿身诱惑~
林:一边待着去!
方:林大大我怎么了?
林:嘴这么损你说我怎么你了?
方:你怎么我了?还好意思说?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诶各位,你们看看你们温文儒雅的林老师,每天都在想什么……
林:你消停点!
方:嘿,恼羞成怒了这是。
林:你再这样我打110了。
方:嘤嘤嘤你竟然报警都不抱我!
林:……你最近是欠管教还是怎么着?
方:你还要管教我!
林:……再见。那个帘可以放下来了,这说不下去了,顺便我们分个手吧。
方:不是你喜欢这样的吗!
林:我喜欢哪样的啊?
方:……我这样会开车的!
林:……我真报警了!
方:别介,我说的是拿驾照那个开车啊!
林:……我觉得你这资质适合开火箭。
方:您客气。
林:我这你还客气上了!
方:大家放心,以上分手全是假象,林老师还是很疼我的。
林:算你有良心。
方: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疼我吗?因为我……会开车!嘿嘿嘿嘿嘿……
林:开……开什么开!
方:我跟你们说林老师车技不好,哈哈哈哈哈哈……
林:我觉得上面那个假象我们可以实现一下。
方:我是说马路上那个开车。你想什么呢?
林:……行行行,原谅你了。
方:我们要学法守法健康成长。
林:是了。
方:要遵守交通规则。
林:人人有责。
方:但像林老师这样的,开车技术不是很好的,难免违规。
林:……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膈应呢。
方:比如上回林老师开车,一个不小心压线了。*
林:嗯。
方:罚了一万六。
林:诶……等等!一万六?!
方:咋了?
林:我这压的是前列腺吧???
方:你看没两句又开车了!
林:去你的吧!
【谢幕】
————The end————
*:前列腺梗源德云社XD
希望创造贱萌贱萌的锐哥形象不过失败了orz
博君一笑,别太当回事233
(第一次写相声体……我这大概是史上最短的……)

想了解一下……

腹肌八块半:

渴求……

昴:

我知道我经常用倒插叙,物作题目,题目为线索,还有什么?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从文字看得出来吗😂?

九聿:

很想知道……

云迦:

我也想问23333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的眼神


『手写』
——周杰伦&杨瑞代《等你下课》

“躺在你学校的操场看星空”✨

『手写』
“思念是一种病。”
——张震岳&蔡健雅《思念是一种病》

在车上的电台听到这首歌,主持人在最后一句尾音落下时说了这么段话。
思念是一种病,也许大多数人不愿去触碰“病”这个字眼,但总是要直面的。不如趁现在,勇敢地去说一句话,爱一个人。

『手写』
「七步殺一人。」
日常咸鱼。

『手写』
“何人知我霜雪催 何人与我共一醉”
幸得最后有人与你举杯对饮 共进同归♡

是给小伙伴 @屿鹿 的手写lD!
可以说是很没眼看了(叹口气)

手速慢是什么感受。
评论从首杀到后排坐地板
你们好我是当代喻队。

周江·《驯龙高手》

*老年文手日常复健(写了一个月的文。)
*毫无逻辑文笔单纯发糖勿怪
*幼年黑龙小周x旅人少年江江!
*谨慎ooc!(特别是……小周。呜呜呜我对不起他)
*私设如山,有部分参照原著设定
*如有雷同纯属默契

开始阅读,祝食用愉快!

『某天,古老的羊皮纸书被无声的咒语翻开,夹着一片银杏叶的那页上显出神的预言:远游的少年穿过无边的沙漠,在无名小村驻足,终遇到他一直寻找的云朵。』


“坦白了说,这真是我看过最浪漫的预言了,不仅浪漫还挺狗血,够我脑补一出43集大型励志追梦电视剧了。”江波涛拈着酒杯,百无聊赖地看着酒馆窗外。这时酒馆外的大路上驰过一骑,扬了一道的黄沙,猛地一下刹在小酒馆门口,门口悬挂的风铃被这阵急风带得一阵叮铛乱响。江波涛看着宛如经历了一阵小型沙尘暴的窗户,叹口气,把帘子一把拉下来。
“诶。”坐在他对面的杜明摇着摇酒器,“哥你给点光啊,看不见了。”
江波涛一伸手拉了灯,让杜明求爷爷告奶奶地灭掉:“哥!电费贵啊!”
“你这酒瓶做的小破灯用灯泡的哪儿贵了。”江波涛腹诽。那边厢杜明仍在继续孜孜不倦地对他进行思想教育:“其实吧,方牧师说的真的有道理的,别介意啊哥,他除了姓格直点别的都蛮可以……再说了,神谕所示之人的确是你,羊皮书不会蒙人的……”

只十八岁的根正苗红好少年江波涛接过那页纸时整个人是懵的。
他年少远游,少有久驻之地,在途经那个小村作短期修整时却被村里教堂的牧师找到:
“你是……江波涛?”
“是我。”江波涛答道。
“方明华。”来人简单介绍自己,把沾满灰尘的披风翻了个面披上,“这样干净一点没——我来找你是希望你留下帮帮我们。”
“可以了……”江波涛隐瞒了其实另一面也很脏的实话。
然后方明华将那页皱巴巴的羊皮纸一把塞到他怀里:“你就是我们苦寻的驯龙高手了!”
江波涛:“???”

其实这是个麻烦的故事,但长话短说概括一下就是这样的这个小村边的山上不久前来了一头巨大的黑龙,经常惹事,小村受了不少经济损失,村民们生活穷困。这时村中教堂内存放的古老的羊皮书上显出了神谕。不久后江波涛来到小村,被知晓神谕内容的方明华发现,请他留下。
“你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驯龙高手,是可以驯服那头黑龙的人。”烛火忽明忽暗,江波涛看不清方明华的脸,只听到他坚定的话音。
他幼年时的确跟母亲学过龙语,旅途中也遇到过不少动物,狐狸,鹰,狼,雪豹,也包括龙。他与它们交谈,视它们为很好的朋友,这些朋友在他的旅途中为他排解了不少劳累寂寞。但有人找他驯龙,凭着一张纸作决定与一头未知的黑龙交涉,他并无此意。但心里不知怎么冒出一种想要留下的想法,他暂时应下了这件事。
方明华简单的述说倒让他的心意开始动摇,有一部分却是为了那头神秘的黑龙。

“好了好了。”江波涛拍拍杜明,“你……给我讲讲那头黑龙?”
杜明往高脚玻璃杯里倒酒,勾兑上鲜榨的芒果汁:“啊哥,你问那头黑龙?”
“嗯。”
“我觉得吧,那头黑龙也不是存心想作多大的恶,只是它……”杜明斟酌着用词,“太烦了!动不动在我们边上玩小型台风!吹沙尘暴,它还喷火!那一次害我们村子熏了半天的烟……有一次它从我们村庄上低空飞过,尾巴把村里吴启家半边屋檐扫掉了……”
“这样啊……”江波涛想着,莫名觉得那头庞然大物有些可爱。
也对自己这场征服之战有了点底。

方明华执意要把送行仪式弄得无比隆重,江波涛喝下念过祷言的圣水,便启程前往村边的山峰。
黑龙就在山顶的洞穴里。

山很高。江波涛抬头上望,他只爬到了半山腰,离峰顶还很遥远。他叹口气,找块稍平整些的石头坐下,翻了翻背囊,拿出水壶。

翅膀扑卷起的热浪掀起江波涛的额发,那头庞大无比的黑龙就静静蹲在他面前,并不咆哮威胁,连咧一咧嘴角的凶狠动作都没有,它就那么看着江波涛,江波涛也惊恐万分地看它,一人一龙就这么陷入了僵局。对望时江波涛发现黑龙的睫毛很长,长睫下碧蓝的一汪瞳眸澄澈明亮,像他自己都忘了什么时候看见过的一片海。然后他使劲掐了自己一把,暗骂自己在想什么傻事。
“你是那头龙?”江波涛鼓起勇气,结果一开口就说了一句废话。
龙眨了眨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作为回答。
“应该是了。”江波涛盯着它的眼睛想。眼睛,不管是谁的眼睛都很难骗得过人,特别是动物的眼睛。但江波涛还是第一次与这么好看的眼眸对视,这双眼睛不带龙族传言中一点儿的凶狠暴戾,干净透明,染不上一点尘埃。
“你……”江波涛张了张口,说不出什么。黑龙眨着眼睛,轻轻扇着双翼,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动作。
“你……化个型说话?”江波涛试探性地问。
一阵淡蓝色的雾气飘过,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年站在江波涛面前,一双碧蓝的瞳眸望向他,眼神镀着浅浅的柔和。
江波涛觉得自己又受到了一次暴击。
为什么,一条龙化的型这么好看!
“你……”
“你好。”少年拘谨地点点头,“……周泽楷。”
“原来……你有名字啊。”江波涛想着,简洁地答道:“江波涛。”
“江。”周泽楷更简洁地直接称呼道。
“这么叫……也行。那我叫你小周!”江波涛回了一句。
周泽楷微微勾起唇角:“好。”
“……”江波涛感觉自己要失语了,问话怎么也吐不出口。
“……小周。”他捺下心头乱糟糟的心绪,“你……来到这个村子,”是不是经常,引起沙尘暴……”

周泽楷碧蓝的眼眸无辜地盯着江波涛,江波涛只觉得脸上一阵烧,却听周泽楷惜字如金地道:
“感冒。”

感冒。
感冒?!
江波涛震惊。沙尘暴龙卷风引起只是感冒……
“那……喷火?”江波涛快问不下去了。
“……”周泽楷纠结道,“……吃到了……辣椒。”
“……”
江波涛绝望地想:这哪儿跟哪儿啊!
本来是来做思想教育的!但人家明明挺守法的……
而且长这么好看我怎么忍心批评他!
说回来我记得那辣椒还是方明华自家田里种的吧!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感到一阵过意不去,想了想拎起地上的包裹翻了翻,捡出一只红椒。
“……”江波涛悲愤地想,这一定是方明华干的了。
他愤愤然嘎吱咬了一大口下去,没成想口中是微辛的甜美。是个……甜椒?!
江波涛微怔,却见周泽楷轻轻耸了耸鼻尖:“……甜的?”
“嗯。”江波涛点点头,却见周泽楷向他凑了凑,脸上带上一丝羞涩。
“想……想吃甜的……”周泽楷盯着江波涛的嘴角,上面沾着一点甜汁。江波涛让他看得脸上发烧:
“你……唔!”
周泽楷舔了舔他的嘴角,小心翼翼抿了抿嘴角,显出满足的神色:”……甜。”
江波涛被他弄得没话说,叹了口气,心道毕竟是龙,还是有点调皮。他揉了揉周泽楷的头,轻声道:“那以后小心一点。”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周泽楷盯着地面上的一块碎石,道歉对象含混而过。
“我送你?”他简短地问江波涛。
“嗯。行啊。”

“诶!给我看一看!”杜明上蹿下跳,和趴在稻草堆上的方明华争抢望远镜,“你看很久了!”
“等等等等。”方明华轻推了他一把,“我看看。”
“那……楷哥和江哥怎么样了?”杜明追问。
“还能怎么样。”方明华没好气地道,“就你管事多!小周也是,没能找到驯龙人驯化他,只能在山上待着……神谕上驯龙的请求说了几十年,也无人来应。要不是江波涛留下,他只怕还要再这样熬几十年啊。”
说着,他翻开那本破破烂烂的羊皮纸书,上面用淡蓝色的字迹牵下了一份契约,是一头龙和一个人的。
“喂,记得,等一会儿他们下来的时候,让他们在这画个手印。”

【The end】